<code id="eylhn"><rt id="eylhn"></rt></code>

<code id="eylhn"><u id="eylhn"><option id="eylhn"></option></u></code>
<code id="eylhn"><ol id="eylhn"></ol></code>

      1. <output id="eylhn"><form id="eylhn"><blockquote id="eylhn"></blockquote></form></output><var id="eylhn"></var>

        關于我們 | English | 網站地圖

        光伏企業深陷補貼拖欠“困局”

        2019-08-06 09:16:56 光伏們

        3年貸款寬限期臨近,某光伏電站投資商正在發愁,其持有的被補貼拖欠的光伏電站,僅靠脫硫煤電價無法足額支付還本付息的資金成本;因資金壓力,某組件制造企業甚至需要借助過橋資金來完成到手訂單的生產;有光伏電站投資商,正面臨著數十筆供應商欠款待還……

        補貼拖欠已成為中國光伏行業發展的主要矛盾,由此帶來的連鎖反應使得行業正發生一系列“質”的變化。而這些變化,究其本質則是由于補貼拖欠帶來的一系列衍生問題。

        一方面,補貼持續拖欠,手中握有大量光伏電站的民營企業現金流愈發緊張,光伏們了解到,某民營投資企業收回來的“利潤”目前僅夠償還銀行利息。同時,從光伏們調研的情況來看,今年以來,此前在光伏投資領域發力較猛的協鑫、北控等企業也明顯放慢了擴張步伐。

        另一方面,投資企業被拖欠補貼帶來的資金壓力正蔓延至整個產業鏈。被資金壓力扼住“咽喉”的光伏企業正想方設法“自救”,比如海外市場的復蘇讓中國龐大的光伏制造產能看到了一絲希望。而在國內市場中,高達數十吉瓦的待出售光伏電站清單也是光伏企業“斷臂求生”的策略之一。

        只是,補貼拖欠帶來的巨大陰影,是少有企業能逃脫得了的“五指山”。

        光伏電站出售:遠火難解“近渴”

        在光伏電站補貼拖欠的情況下,光伏電站裝機規模越大的企業感受到的壓力也越大。2018年底,協鑫新能源手中持有了超過7GW的光伏電站,被拖欠的補貼接近70億元,這一數據是在已向中廣核、三峽新能源、五凌電力陸續出售一系列電站之后。

        5月23日,保利協鑫、協鑫新能源聯合公告稱,蘇州協鑫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向上海榕耀新能源公司出售共計977MW光伏電站的70%股權,連同70%的股東貸款;6月4日,上述兩家再次發布公告,保利協鑫全資子公司—杰泰環球有限公司與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下屬子公司—中國華能集團香港有限公司訂立了合作意向協議,可能出售協鑫新能源約97.3億股股份,約相當于其股本的51%。

        不僅僅是出售光伏電站,協鑫集團正試圖將協鑫新能源旗下的優質光伏資產統一打包與華能進行交易,龐大的協鑫集團不再寄希望于補貼,也已經無力再“賭”下去。

        據知情人透露,此次華能-協鑫光伏電站交易的盡調團隊超過300人,從所有手續完成到交易款到位可能還需要一年甚至更久的時間。盡管找到了買家,但協鑫這艘“巨擘”可能還需要撐過這一年或者更久的時間,財務狀況才能真正得到緩解。

        不僅是協鑫,在2018年與浙能達成1GW光伏電站交易之后,愛康科技近日公告稱與華東新能簽署協議,擬再次出售約500MW光伏電站股權。光伏們了解到,雖然下一筆交易已經啟動,但此前與浙能的交易還在執行期,這意味著,愛康這筆交易已經持續近一年時間還未最終完成。光伏電站出售周期之長,對于解決眼前的“燃眉之急”并非那么行之有效。

        “倒貼”電站端:光伏制造業的壓力

        補貼拖欠帶來的現狀下,尤其是上下游都有涉獵的光伏企業,最為“煎熬”。某行業資深人士認為,如果是單純的投資企業,在光伏電站是優質資產時介入,在其風險暴露時可以選擇轉移投資標的;但對于制造、投資兼有,尤其是光伏電站裝機體量較大的光伏企業,制造業是根本,這是一個逃不掉的“圈”。

        “三年的貸款寬限期馬上就到了,僅靠脫硫煤標桿電價,拿不到補貼的電站沒辦法覆蓋還本付息階段的資金成本,這還不包括光伏電站的運營成本”,某投資企業告訴光伏們。對于光伏電站投資端,盡管擁有看似穩定的光伏電站資產,在補貼不到位的情況下,光伏電站投資端失去了“開源”能力。

        據了解,通過銀行貸款投資建設光伏電站一般會有3-5年不等的貸款寬限期,在此之前,企業只需償付貸款利息或者象征性的繳納部分本金即可,但寬限期之后,就需要本金利息一起償還。

        “當下制造業的現金流相對較好一些,對于制造、投資兼顧的光伏企業來說,制造業現在已經成為企業現金流的主要來源,但是一旦企業發展出現額外的資金需求,就會讓企業陷入比較艱難的境地”,上述人士透露。

        2018年下半年海外市場的復蘇給龐大的中國光伏制造產能帶來了一線生機,彌補了國內市場驟減的部分需求,但是大部分光伏制造企業,尤其是組件端,也再承受著日益激烈的競爭壓力。

        “現在都缺錢,金融大環境導致的融資困難、毛利率下降以及531的沖擊等都給組件企業帶來了壓力”,某組件企業負責人表示,“現在的組件訂單基本都要求全款,不然寧愿不做,組件企業的現金流壓力都比較大”。

        實際上,與2016年前后組件企業20%左右的毛利率相比,當前組件制造端早已進入“微利”時代。雖然頭部組件企業每年的出貨量都會不斷的刷出新高,但在利潤方面卻難有太大的突破。

        有行業人士評論道,本來扮演“錦上添花”角色的光伏電站投資端,因為補貼拖欠的壓力,現在已成為企業的“累贅”。

        此前,光伏們了解到,財政部正醞釀采取一種新的形式來發放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但實際上,如何彌補高達上千億的補貼缺口才是影響光伏行業發展的最關鍵問題。長此以往,補貼拖欠勢必會拖垮一部分的光伏企業,這個趨勢目前已經初露苗頭。光伏行業亟待相關部門可以盡快出臺一個行之有效的辦法解決補貼拖欠問題。




        責任編輯: 李穎

        標簽: 光伏企業 光伏電站 補貼拖欠 標桿電價

        更多

        行業報告 ?

        2019求个免费网址你们懂得